你的位置:主页 > 宋代 >

应天府(宋朝南京)_百度百科

2019-10-23 13:14      点击:

  声明:百科词条人人可编辑,词条创建和修改均免费,绝不存在官方及代理商付费代编,请勿上当受骗。详情

  应天府,别名“河南郡”,为宋朝四个京城之一的南京,治所宋城县南京城(今河南省)。

  后周显德六年(959年)六月,赵匡胤时任殿前都点检、兼宋州归德军节度使。后周显德七年(960年)正月,赵匡胤发动兵变。赵匡胤登基即位后,因发迹于“宋州”,遂改国号为“宋”。因宋州古为商丘,火正阏伯居商丘,商丘为大火星分野之地,宋朝自称为“火宋”、“炎宋”。

  靖康二年(1127年))四月,赵构于应天府南京城南门外幸山筑“中兴坛”。五月初一,赵构在南京应天府登基即皇帝位,为了延续宋朝皇统和法统,定国号仍为宋,改元建炎,史称南宋。

  后周显德六年(959年)六月,周世宗柴荣驾崩,继位的周恭帝柴宗训年仅七岁。赵匡胤时任殿前都点检、兼宋州归德军节度使。

  后周显德七年(960年)正月,赵匡胤发动陈桥驿兵变,登基即位,因其藩镇在“宋州”,遂以“宋”为国号,建立宋朝。

  天下为十五路。以宋州、兖州、徐州、曹州、青州、郓州、密州、齐州、济州、沂州、登州、莱州、单州、濮州、潍州、淄州、淮阳军、广济军为京东路,路治宋州(今河南商丘)。

  宋线年)二月,因赵匡胤曾于乾德元年(963年)受群臣尊号为“应天广运仁圣文武至德皇帝”,宋州为艺祖龙兴之地

  大中祥符七年(1014年)正月,宋真宗决定将应天府再次升格,建为南京,并下旨建行宫正殿,以归德为名,称“归德殿”,以圣祖殿为鸿庆宫。奉宋太祖宋太宗宋真宗像,侍于圣祖殿之侧,名神御殿,又名三圣殿,成为赵宋的原庙。

  熙宁七年(1074年),京东路被拆分为京东东路京东西路两路。京东西路治南京应天府(今河南商丘)。

  靖康二年(1127年)四月初八,谢克家持“大宋受命之宝”到济州,康王赵构痛哭跪下接受。初九,济州百姓父老到军前,说济州的四方能看见城中火光冲天,请求高宗在济州即皇帝位。适逢宗泽来信说,南京(今河南商丘)是宋太祖龙兴之地,距离四方位置适中,漕运发达。康王赵构于是决定前往南京应天府。二十一日,赵构从济州出发,延副总管刘光世从陕州来会合,任命刘光世为五军都提举。二十二日,到达单州。二十三日,到达虞城县。西道都总管王襄率军从襄阳来会合。二十四日,到达南京应天府(今商丘)。二十五日,康王赵构到鸿庆宫朝拜三圣殿御容。皇后下诏有关部门准备仪卫兵仗和车驾。二十六日,张邦昌到南京应天府,跪在地上痛哭请求处以死罪,赵构慰问抚恤他。秉承诏旨任命汪伯彦为显漠阁直学士,黄潜善为徽酞阁直学士。代理吏部尚书王时雍等人供奉车驾和礼服到达南京,大臣们请求高宗称帝的越来越多,赵构下令在南京应天府南门外左侧,称之为“中兴坛”。

  天眷元年(公元1138年),金朝领三省事宗磐宗隽在朝廷专权,外结左副元帅挞懒,将河南、陕西地归还给宋朝,南京(今商丘)也在其中,南宋恢复南京应天府之名,以路允迪任南京留守。

  绍兴十年(1140年)三月,宋高宗封南京应天府火正阏伯为“商丘宣明王”。

  南宋端平元年(1234年)六月,南宋将领全子才收复了宋太祖的发迹之地——南京应天府(商丘)。八月,宋理宗发布榜文,恢复南京之名。

  应天府治宋城县,共辖七县。景德三年(1006年),升宋城县为次赤,其余六县升为次畿。大中祥符七年(1014年),升宋城县为正赤,其余六县升为正畿。

  宋城县(治今河南商丘市),六乡。城东、河南、葛驿三镇。有汴水睢水涣水。

  宁陵县(治今河南商丘市宁陵县)。京西五十里。五乡。新城、新舆、长亭三镇。

  下邑县(治今河南商丘市夏邑县)。京东一百二十里。六乡。会亭镇济阳镇二镇。

  虞城县(治今河南商丘市虞城县利民镇)。京东北五十五里。治平镇一镇。有孟渚泽。

  应天府作为京东西路路治,管辖应天府、袭庆府兴仁府东平府四个府和徐州济州单州濮州拱州五个州,广济军一个军,四十三个县。

  应天府作为京东路路治,管辖应天府、袭庆府、兴仁府、东平府、济南府五个府和徐州、济州、单州、濮州、拱州、青州密州沂州登州莱州潍州淄州十二个州,广济军、淮阳军两个军,八十一个县。

  商丘南关码头的发掘表明,运河河岸高出宋代地面3米左右,河岸夯土的坚固,的确铁锥难入。这些夯土中,有大量砖瓦碎片,显示如今这片庄稼地,曾人口密集、遍布民居。

  运河与南大湖相连,是非常适宜的码头停靠区域,正是这样得天独厚的条件,使睢阳城南运河沿岸,形成人烟稠密、商铺林立的繁华区域。

  北宋熙宁五年,日本僧人成寻自台州启程北行,经扬州沿运河前往五台山参佛,这年十月初五晚,他所乘坐的船只到达南京应天府(今商丘),成寻在日记中写道:“……终日曳船,酉一点,过七十四里,至南京大桥下,停船宿。宋州城内有南京官,名杨侍读……大桥上并店家灯火,大千万也。伎乐之声,遥闻之……六日天晴,辰时,曳船,从桥下过。店家买卖,不可记之。经二里,至次大桥下外,停船。艄公宿积干姜上市头了,五十石许上了。于宿州卅石许上市了。艄公屑福最可云富人。”

  这段记述,真实地再现了当时商丘运河两岸的繁荣,以及夜生活的丰富多彩。南京城外,至少有两座大桥,大桥是水陆交会之地,因此是船只停泊的好地方。大桥上下,店铺林立,夜晚灯火辉煌,伎乐声闻数里。艄公停船的第二座大桥,是运河沿岸一个大市场,货物交易量极大,船工们携带的货物,很容易出手。

  北宋初年,南京应天府人口主户有21250户,客户有24200户,总户数有45450户,可户占总户数的百分比为53%。元丰初年,应天府主户有65490户,客户有25844户。北宋崇宁元年(1102年),南京应天府(商丘)主户有79741户,口数157404口(注:宋朝户口仅算男丁)。

  将军赵直扶助下创办睢阳学舍,聚众讲学。杨悫去世后,他的学生戚同文继承师业,继续办学。戚同文病逝后,学校曾一度关闭。

  北宋大中祥符二年(1009年),应天府宋城县邑人曹诚,在戚同文旧学之地出资三百万金,造舍150间,聚书1500余卷。并于次年聘戚同文之孙戚舜宾为主院,以曹诚为助教,建立了书院,博延生徒,讲习甚盛。府奏其事,宋真宗诏赐额曰“应天府书院”,命奉礼郎戚舜宾主之,仍令本府幕职官提举,以曹诚为府助教。

  大中祥符七年(1014年),应天府升格为南京,应天书院又称为“南京书院”。庆历三年(1043年),应天府书院改升为“南京国子监”,成为中国古代书院中唯一一个升级为国子监的书院,成为宋朝最高学府。

  2009年1月8日,通济渠商丘南关段发掘出城市河市区河岸,这是中国大运河考古首次发现城市河岸,也是通济渠考古发现的最大的码头遗址。

  宋代“南京”并非是繁华的金陵城,而是指汴京南方的应天府(今河南商丘)。在北宋建立之初,其繁华程度仅次于汴京与金陵,而这也是商丘能够成为北宋陪都的理由之一。然而,繁华并不是商丘成为“南京”最重要的原因,一切还要归结于宋太祖赵匡胤。

  之前咱们介绍过,河南在历史上有一个南京,金朝皇帝完颜亮在1153年把开封府升为南京。金宣宗为避成吉思汗兵锋,1214年迁都南京开封府。实际上,河南省内还有一个南京,比金朝的南京要早。但现在这个南京却不怎么出名,这就是河南省最东部的商丘市。商丘的“商”字,这本身就是历史。商朝...

  《宋史》卷八十五 志第三十八 ◎地理一 ○京城 京畿路 京东路 京西路:应天府,河南郡,归德军节度。本唐宋州。至道中,为京东路。景德三年,升为应天府。大中祥符七年,建为南京。熙宁五年,分属西路。崇宁户七万九千七百四十一,口一十五万七千四百四。贡绢。县六:宁陵,(畿。与楚丘同隶拱州。大观四年,复来隶。政和四年,又拨隶拱州。宣和六年,复来隶。)宋城,(赤。)谷熟,(畿。)下邑,(畿。)虞城,(畿。)楚丘。(畿。)

  《左氏·襄九年传》:“昔陶唐之火正阏伯居商丘,相土因之,是始封商也。”

  《汉书·天文志》曰:房心为豫州,虚危为青州,奎娄胃为徐州,角亢氐为兖州之分野也。)北距河,东至海,南及淮,西至荆山,尽其地也。河南府,周地也。风雨之所交也,阴阳之和也。日至之景尺有五寸,谓之地中。昔周公营洛邑,至平王居之。宋州,宋地也。(古豫州域,)古商邱也。阏伯之墟,周封微子,是为宋也。

  《应天府志》:“鸿庆宫,在应天府城北,是为北宫,宋之原庙也。真宗大中祥符七年,以应天府为南京,以圣祖殿为鸿庆宫,奉太祖太宗像,侍于圣祖殿之侧,名神御殿,又名三圣殿,在城西南隅。”

  宋《续资治通鉴长编拾补》卷六十:五月己丑朔,案:《四史朔闰考》同。康王即皇帝位于南京,遥上尊号曰孝慈渊圣皇帝。(《纪事本末》卷百五十。案:朱胜非《南都翊戴记》云:上幸南京登极,胜非建言受命中兴,宜筑坛行礼,北望二圣,寅受宝册。及即帝位,因治坛於府东偏,五月朔,上登坛受宝,改元建炎。请以中兴受命名坛,载于祀典。诏可之。汪伯彦《中兴日历》云:先是,四月二十七日,元祐皇后诏令遣王时雍、徐秉哲备车驾法仗等,百官庶务各分其半,发船载宫嫔及张邦昌等前赴南京迎请。又命内侍邵成章、王衮管押乘舆服御辇仪仗至南京来进。王坐便厅,南仲、伯彦、潜善、延禧、耘、世则皆侍立,成章等捧笥以前,默数各件,内有道冠一顶,非人间样制。成章等拱以奉白太母传语:“此冠自祖宗以来,凡退朝宴间,不戴头巾,只戴此冠。后来神宗皇帝易以头巾,循袭至哲宗皇帝、道君皇帝,非祖宗制也。愿殿下即位后,退朝间宴戴此冠,便是祖宗太平气象。”王敛容流涕曰:“上天眷命,群情爱戴,幕属将佐,上书劝进,拜叩固请,至於五六,吾固辞者亦屡矣!方此踌蹰以思,继又奉太上皇帝即真之诏,太母乘舆服御之意,迫不得已,敢不钦承。”於是命溇择官选得五月一日庚寅,命有司於南京谯门之左,营筑坛场,命朱胜非撰策文告天,命滕康撰赦文肆赦。五月一日庚寅受天命,南仲充礼仪使,延禧读册告天,汪伯彦、黄群善、董耘、高世则元帅府僚属皆登坛行事。王泣涕即皇帝位于应天府治之正衙。南仲、伯彦、潜善、延禧、耘、世则等先称贺上殿侍立,邦昌率百官称贺。册封渊圣文见《北盟会编》。《会编》云:五月二日,御劄:“敕内外文武臣僚等,朕比以乘舆播越,宗庙阽危,迫於师言,勉绍大业。居轸晨昏之恋,载深手足之怀。恭惟乾龙皇帝,聪明宪天,节俭由性,子育加于庶勷,色养致于两宫。金人内侵,四邻多垒,乃遣单车之使,欲邀龙德之临,代亲而行,即日命驾。继而编户困於金缯,复再屈于虏营,欲为民而请命。沈机渊识,外晦内明,时方艰虞,圣以尊养,溥率万邦之望,徯瞻入骏之归。虽道妙无名,岂形容之可及?惟德施罔极,顾尊奉敢忘;爰举徽称,用昭盛烈。乾龙皇帝宜上尊号曰孝慈渊圣皇帝,仍令所司择日奉上册宝,应合行典礼官即速讨论以闻。”)

  范仲淹《南京书院题名记》:皇宋癖天下建太平,功揭日月,泽注河汉,金革尘积,弦诵风布。乃有睢阳先生赠礼部侍郎戚公同文,以奋于丘园教育为乐门。弟子由文行而进者,自故兵部侍郎许公骧而下,凡若干人。先生之嗣,故都官郎中维,枢密直学士纶,并纯文浩学,世济其美,清德素行,贵而能贫。祥符中,乡人曹氏,请以金三百万,建学于先生之庐。学士之子,殿中丞,舜宾。时在私庭,俾干其裕。故太原奉常博士凟,时举贤良,始掌其教;故清河职方员外郎吉甫,时以管记,以领其纲。学士书一而上,真宗皇帝为之嘉叹,面可其奏。今端明殿学士,盛公侍郎度文其记,前参予政事,陈公侍郎尧佐题其榜。由是:风乎四方,士也如狂,望兮梁园,归舆鲁堂,章甫如星,缝掖如支。讲议乎经,咏思乎文,经以明道,若太阳之御,六合焉;文以通理,若四时之妙,万物焉。诚以日至,羲以日精。聚学为海,则九河我吞,百谷我尊; 淬词为锋,则浮云我决,良玉我切。然则,文学之器,天成不一,或醇醇而占,或郁郁于时,或峻于层云,或深于重渊。至於通易之神明,得诗之风化,洞春秋褒贬之法,达礼乐制作之情,善言二帝三王之书,博涉九流百家之说者,盖玄有人焉。若夫,廊朝其器,有忧天下之心。进可为卿大夫者,天下其学,能乐古人之道;退可为乡先生者,亦不无矣。观夫,二十年间,相继登科而魁甲,英雄仪羽台阁,盖翩翩焉,未见其止。宜观名列,以劝方来。登斯缀者,不负国家之乐育,不孤师门之礼教,不忘朋簪之善导。孜孜仁义,惟日不足。庶几乎,刊金石而无愧也,抑又使天下庠序,视此而兴,济济群髦,咸底于道,则皇家三五之风,步武可到,戚门之光,亦无穷已。他日门人中,绝德至行,高尚不仕,如睢阳先生者,当又附此焉。

  《新五代史·周本纪第十二》宋·欧阳修 :七年春正月甲辰,逊于位。宋兴。

  《宋史》卷八十五 志第三十八 ◎地理一 ○京城 京畿路 京东路 京西路:“京东路。至道三年,以应天、兖徐曹青郓密齐济沂登莱单濮潍淄、淮阳军广济军清平军宣化军、莱芜监利国监为京东路。熙宁七年,分为东、西两路:以青淄潍莱登密沂徐州、淮阳军为东路;郓兖齐濮曹济单州、南京为西路。元丰元年,割西路齐州属东路,割东路徐州属西路。元祐元年,诸提点刑狱不分路,京东东路、京东西路并为京东路。

  《金史 卷三 本纪第三》:“三月己卯朔,日中有黑子。壬寅,诏军兴以来,良人被略为驱者,听其父母夫妻子赎之。尚书左仆射高桢罢。四月,蒲察、娄室取鄜、坊二州。五月乙卯,拔离速等袭宋主于扬州。九月丙午朔,日有食之。庚午,宗弼败宋兵于睢阳。

  《宋史 卷四百七十五 列传第二百三十四》:“豫还东平,升为东京。改东京为汴京,降南京为归德府。

  《宋史》卷二十九 本纪第二十九 高宗六:十年夏四月甲子,以观文殿学士孟庾为西京留守,资政殿学士路允迪南京留守。

  《宋史·理宗纪一》:八月癸酉,诏:河南新复郡县,久废播种,民甚艰食,江、淮制司其发米麦百万石往济归附军民,仍榜谕开封、应天、河南三京。

 网站地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