你的位置:主页 > 宋代 >

明朝和宋朝哪个更强大?

2019-11-08 11:21      点击:

  对明:我示弱求好,结果大明先俘虏我黎季犛、黎苍两代国君,把我变成交趾布政使司,后又迫使国君莫登庸裸衣自缚称臣内附,把我变成安南都统使司。最可气的是,本来黎家都快成功反推莫家了吧,结果大明一声令下,黎家居然还得把高平吐出来让给莫家安身,真是日了狗了。

  对宋:就算他再怎么厚着脸皮巴结我,就算他再怎么赠送我丰厚的财物,我还不是一样自己过自己的;

  我们头脑中通常有一个错误印象,那就是历史总是进步的,后面的总比前面的要强。但事实上并非如此,我们比较一下宋朝和明朝就知道了。

  宋朝和明朝这两个朝代相隔只有 89 年。朱元璋建立明朝的时候,打的是「日月重开大宋天」的旗号,宣传他要恢复宋代的开明统治。然而事后我们看到,明朝和宋朝相比,在很多方面都出现了剧烈的倒退。

  一提到宋朝,我们就想到「弱宋」,感觉这是一个很衰弱的朝代,总是挨打。但是如果从经济角度看的话,宋代其实很强。宋朝第三个皇帝宋真宗的时代,国家财政收入接近 16000 万贯,这个数字是唐代最高额的 3 倍。明朝在财政收入最高的时候,也不过是宋朝这个数字的 19%。

  更具说服力的是财政收入的构成,也就是说,钱是从哪儿来的。中国历史上,农业税一直是国家收入的主体,国家税收都是从农民手里收上来的。但是到了宋朝,财政收入主要靠工商税收,占财政收入的 70%,农业税只占 30%。在中国历史上,像宋朝这样的情况绝无仅有。这说明,宋朝巨大的财政收入不是靠加重对农民剥削,而是由于国民经济飞速发展,工商业极度繁荣。到了明朝时,农业税又一次占了大头,占了总收入的 81%,工商杂税只占总收入的 12%。从这个数字我们能看出,和宋代相比,明朝商品经济是何等落后。

  因此,宋代达到了中国历史上商品经济的最高峰,社会流动性和平等化的最高峰。[1]学者夏振坤说,宋代中国的城市化水平高达 22%,这是领先全世界的水平。但是到了明代和清代,城市化水平一下子降到 7% 左右。[2]而根据学者张杰提供的研究数字,明清的城市化水平只有 4%。[3]

  在宋代之前,中国历史上一直存在着使用奴隶或者叫奴婢的现象。大户人家大量使唤奴婢,而且奴婢的社会地位十分悲惨,可以随便买卖,和牲畜的地位差不多。

  到了宋代,虽然也使用「奴婢」这个词,但是这个词的意思已经和以前朝代完全不同了:在宋代,「奴婢」也是平民,是被人雇佣的,类似于今天我们所说的「保姆」或者「司机」。他们不是雇主的私产,而是自由民,就是为了挣工资给你打工而已。

  宋朝对贩卖人口的惩处也是极为严厉的。拐卖人口者,会被处以绞刑。比今天把人拐进黑砖窑受到的处理要重得多,今天我们顶多判上几年。而且和今天惩处拐卖妇女儿童的法律不同的是,宋代规定,不光拐卖者要处重刑,买方也要从重惩处,买家的罪责仅比人贩子减一等。[4]

  宋朝强大。你明皇帝怂的一比,国破以后只知道上吊自杀,逃避责任。我铁血大宋,国破之后皇帝跑到敌营跳脱衣舞羞辱敌人,真可谓气势如虹。

  我真的是无语了。你们比就比吧。干嘛非得拿南明比南宋,就因为都带了一个南。南明的时候明朝都快三百年了。一个正常的朝代到此就差不多了。南明就是一个回光返照。要比为什么不拿中期的土木堡之变比,都是一个朝代的中期。明朝挺过来了。宋朝挺过去了(手动滑稽,被干挺过去了)。

  我国家仁恩浩荡,恭顺者无困不援;义武奋扬,跳梁者虽强必戮。兹用布告天下,昭示四夷,明予非得已之心,识予不敢赦之意。毋越厥志而干显罚,各守分义以享太平。

  臣构言,今来画疆,合以淮水中流为界,西有唐、邓州割属上国。自邓州西 四十里并南四十里为界,属邓州。其四十里外并西南尽属光化军,为弊邑沿边州城。既蒙恩造,许备籓方,世世子孙,谨守臣节。每年皇帝生辰并正旦,遣使称贺不绝。岁贡银、绢二十五万两、匹,自壬戌年为首,每春季差人般送至泗州交纳。有渝此盟,明神是殛,坠命亡氏,踣其国家。臣今既进誓表,伏望上国蚤降誓诏,庶使弊邑永有凭焉。

  穿宋的,基本上都是文人,吐点词,抄点文章,就可以糊弄人,除非是南宋,不然没人敢穿武将或者商人科学家的。

  长期以来,对明代的经济,存在着一种非常脑残的谬论,那就是明代的商业税收远低于宋代,因此,明代的商业发展并没有宋代繁荣。得出这样结论的人对于经济和财政的基本概念都没有搞清楚。他们是不是可以得出现在对高科技产业采取低税收,所以对高科技产业是一种打压的结论呢?实际上明代对于商业税收低,正是对商业发展的一种保护。这种精神,类似于现在香港所实行的简单税制(simple taxation system)。

  甚至有人不加思索的说,因为明太祖朱元璋是农民出身,所以不重视商业。纯属一派胡言。

  朱元璋对商业和商人采取了保护措施,定商税“三十税一”,还规定书籍笔墨农具,……、舟车丝布之类皆免税,并下令裁撤税课司局364处,使商税较元末大大简约。明初朱元璋下令工部在南京建有16座大酒楼,“待四方之商贾”,时人李公泰用集句歌咏十六楼,比如咏南市楼“纳纳乾坤大,南楼纵自初。规模三代远,风物六朝余。”

  实际上,明代对商业采取了比宋元更为保护的措施。而明代经济的特征是盐铁的私营,手工业的大发展,以及晋商,徽商,郑芝龙集团这些商业团体的崛起。

  但实际在前资本主义时代,并不是国家队经济控制力度越大,社会经济发展水平就越高。

  有些人所谓宋朝如何比明代富裕,不过是混淆了政负对经济管制盘剥力和民间经济发展程度。

  要说民间私人经济的发展,明代的束缚和管制远比宋代要小,税收负担更是轻到不成比例的程度。

  宋朝和明朝的区别在于,宋朝对私人工商业的控制远比明朝严厉的得多,宋朝征收赋税的剥削程度也比明朝大得多,论政负财政收入,宋朝确实比明朝多。

  如果要论民间的富裕程度,要从类似人均国民收入的角度来衡量,宋朝能达到明朝的一半就不错了。

  一般人所谓宋富,无非是不动脑筋的直接把社会经济发展程度和政负财政税收挂钩,却不知道,在不同发展时代,政负对经济控制力度根本不一样,野蛮人的政权基本上全部经济能力都能转化为军力,转化为政权调动的资源。如果是战国,秦汉时期,那政负对民间经济控制力度也要大多了,所以战国人口数量这么少,却动辄五六十万军队作战,而且是连年作战。而在资本主义大机器工业化以前,中国的情况就是越是往后发展,经济越是发达,私人经济力量越大,政负的官有经济就越是萎缩,对私人经济的管制能力也越低。

  明北伐:先取山东,旋师河南,进兵元都,鼓行而西,略定东北。宋北伐:进攻幽燕。。。

  明南征:灭亡胡朝,安南朝贡宋南征:大越破邕州(中国历史上唯一一次被越南实现打到南宁吃早饭)越南正式脱离中国独立

  明皇帝被擒:另立新帝,坚守都城,拒不南迁,击退对手。宋皇帝被擒:都城被破,十女九娼,直把杭州作汴州。

  明对外交往:箕子之提封如故,汉家之德威播闻。我国家仁恩浩荡,恭顺者无困不援;义武奋扬,跳梁者,虽强必戮。(朝鲜:能做大明的狗就是最大的荣幸啊)宋对外交往:臣构言,即蒙恩道,许备活蕃方,世世子孙,谨守臣节。(那些吹大宋319年的脸红不红,我大金才是正统朝代,宋皇帝都称臣了,称臣懂吗?就是奴才!大宋:能做大金的狗就是最大的荣幸啊)

  怎么比!那些吹GDP的,拿点干货出来啊。不就趁着欧洲在中世纪、东罗马被突厥打残吹大宋经济。抱歉,阿拔斯王朝鄙视你搓宋一脸!

  南宋雄起,把周边已知的全部国家:金,大理,吐蕃,西夏,安南,高丽全都灭了,一路打到海参崴,迁都幽州,出兵漠北,打残成吉思汗,俘虏其老婆孩子以及所有亲戚大臣,招降扎木合,封定北侯,在瀚难河边立碑留念:扎木合灭蒙于此,木华黎背着忽必烈跳入贝加尔湖自尽。

  领土上,国际地位上明朝比宋朝强多了。就拿棒子高丽王朝和朝鲜王朝说,高丽王朝可是自称大王,自比皇帝。朝鲜王朝可是一直跪舔明朝。

  拿宋朝熬死辽金夏也算屌的话,那也太那个了。太祖爷不都说卧榻之侧不容他人安睡嘛,一下睡了仨,还天天把你堵学校门口收保护费。明朝再衰也没混到这惨淡地步啊。

  明朝的问题也就是中后期阶级固化太严重了,而且也一直没有个皇帝能大刀阔斧地改革,皇帝老儿真的成了孤家寡人而已。

  反正总的来说,一个在健壮的青年时代就打不过营养不良的恶邻,体魄未衰的中年时代给人打了个半死,苟延残窜到老终于被乱棍打死的家伙,抗击打能力再强也是个一辈子挨揍的怂货。而另一个中青年时代好歹也风光过,临到老了被人一棍打死毫无还手之力也不丢人。

  讲个笑话,自从宋真宗泰山封禅之后,后面所有皇帝就再也没人去泰山封过禅了,丢不起这个人。开国雄主朱元璋、号称圣祖的康熙、自恋的十全老人,本来按他们的功绩或自恋,不整一个泰山封禅、祭告上天,实在说不过去。可是估计他们一想到后人来泰山旅游的时候,人们一介绍:来泰山封禅的皇帝有,宋真宗、明太祖、清圣祖、清高宗等,估计一个个都得气得诈尸。

  讲真,这是明朝在历史板块被黑得最惨的一次,我以前看到的问题都是“明朝和汉朝相比哪个强大?”“明朝和唐朝相比哪个强大?”,当然,我都会老老实实的回答:明朝是一个强大的大一统国家,一代雄主朱元璋开国之时可以说堪与汉唐比肩,但是后人太不争气,总体比汉唐的国势还是差一些。

  结果现在的问题居然变成了“明朝和宋朝相比哪个强大?”,你真的不怕暴脾气朱元璋半夜来找你吗?

  宋朝拿什么跟明朝比?大明开国之初,幅员二万余里,铁骑纵横沙漠。普天之下,莫非王土;率土之滨,莫非王臣。小字辈的蓝玉都能领军一支在贝尔湖杀的元朝皇帝和太子仅以身免。即使到了明朝末年的南明小朝廷,怂是怂了点,骨气还是在的,即使想着去向日本搬救兵,也从没想过臣妾后金。

 网站地图